行业资讯
你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百家了稳赢打法二房东为何做起智能电表?爱租

2020-07-13 01:56

  传统行业要不要科技创新,传统行业如何智慧升级?“爱租”以自身的实践做出了最好的回答,并在此次疫情中进行了检验。创新有没有价值,最重要的一个判断标准就是看它能否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对传统的房屋租赁行业来说,没有比催租收租更为复杂的事,“爱租”就是把这个最大的难点作为自己的发力点,以原本工具化的电表为支点,通过科技的智能力量,打通了房东与租客之间的痛点,撬动了房屋租赁行业的一次变革。从市场的反应来看,智能电表带给“爱租”的,不仅是人力成本的减少,更是竞争优势的凸显。最有力的一个佐证是,“爱租”的这套“智慧房东”控制系统正被越来越多的同行应用。“爱租”启示我们,行业的痛点也许是守旧者的墓志铭,但恰恰也是创新者的奠基石。要想化危为机,要想危中见机,首先必须提高破解痛点的能力和水平。“不通则痛,通则不痛”,这是中医学的精髓,其实也是市场法则的真理。

  从春节到现在,每天上午9时到下午5时,除了办公场地从家里变成办公室,宁波爱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违约专员吴玉丰一直没有离开过电脑。“只需要守在电脑前,我一个人就可以负责1.5万多套租赁房的房租收缴,收租率达到100%。”吴玉丰说。

  作为一个新型房屋管理租赁平台,“爱租”早在2011年就以分享型互联网租赁模式进入房屋租赁市场,目前业务版图已遍布长三角城市群,管理及签约房屋4万余套,累计为5万名以上的业主和50万名租客提供过服务。

  不过,随着各路资本争相角逐房屋租赁市场,租金贷、高收低抛、企业跑路等现象屡见不鲜,曾经的“蓝海”正快速转变为“红海”。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同样巨大,今年2月,“爱租”的出租率同比下降超过5%。竞争压力和疫情压力一起袭来,房屋租赁这条路,接下去该怎么走?

  “没有比租房更传统的行业,也没有比租房更需要创新的行业。尽管疫情来得猝不及防,但其实我们已经准备了后手。”“爱租”董事长王继告诉记者,深耕房屋租赁市场10余年,他洞悉行业痛点所在。

  虽然租赁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租赁方式从与房东合住为主转变为以单身公寓租住为主,但以单身人士、高校毕业生和异地工作者为主的租赁人群和短期的过渡型租住观念从未改变。因此,收租难、收缴水电费难等租赁痛点也会持续存在。王继做过这样的统计:10万名租客中,有近半租客不会自觉缴纳房租,这时候就需要业务员电线万名租客需要上门催缴,冲突的隐患恰恰隐于其中。

  所以,以长租公寓的“二房东”身份,在房屋租赁市场与其他资本竞争并不容易。但如果换一个角度,针对租赁痛点来破题呢?王继萌生了通过智能物联设备改变行业规则的想法,并于去年7月成立了浙江施王物联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物联网公司自主研发了以智能电表为载体的智能房间控制系统“智慧房东”,不仅能远程查看水电费,还能通过断电提醒租客按期缴清租金。“我只需要利用系统的财务统计功能,就可以了解水电费结算状况、出租率、空房率等,还能实时提现到自己的账户里,方便极了!”张先生告诉记者,他出租的5套房子,都安装了这个系统。

  目前,“智慧房东”已在长三角地区的10万多套租赁房铺开,其中6万多套被租赁管理同行安装在各自的租赁房内,智能电表的订单已经排到今年5月份。原先“爱租”需要配备30多位违约专员上门催缴,如今只需2人即可。

  “我想在全国的租赁房中装智慧房东,解决房东的后顾之忧。今年,我们的目标是100万套。”王继信心满满,他想借此建立一个物联网的终端入口,对接非国家电网管控的二级租房市场,以流量盈利。

  传统行业要不要科技创新,传统行业如何智慧升级?“爱租”以自身的实践做出了最好的回答,并在此次疫情中进行了检验。创新有没有价值,最重要的一个判断标准就是看它能否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百家了稳赢打法!对传统的房屋租赁行业来说,没有比催租收租更为复杂的事,“爱租”就是把这个最大的难点作为自己的发力点,以原本工具化的电表为支点,通过科技的智能力量,打通了房东与租客之间的痛点,撬动了房屋租赁行业的一次变革。从市场的反应来看,智能电表带给“爱租”的,不仅是人力成本的减少,更是竞争优势的凸显。最有力的一个佐证是,“爱租”的这套“智慧房东”控制系统正被越来越多的同行应用。“爱租”启示我们,行业的痛点也许是守旧者的墓志铭,但恰恰也是创新者的奠基石。要想化危为机,要想危中见机,首先必须提高破解痛点的能力和水平。“不通则痛,通则不痛”,这是中医学的精髓,其实也是市场法则的真理。

  从春节到现在,每天上午9时到下午5时,除了办公场地从家里变成办公室,宁波爱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违约专员吴玉丰一直没有离开过电脑。“只需要守在电脑前,我一个人就可以负责1.5万多套租赁房的房租收缴,收租率达到100%。”吴玉丰说。

  作为一个新型房屋管理租赁平台,“爱租”早在2011年就以分享型互联网租赁模式进入房屋租赁市场,目前业务版图已遍布长三角城市群,管理及签约房屋4万余套,累计为5万名以上的业主和50万名租客提供过服务。

  不过,随着各路资本争相角逐房屋租赁市场,租金贷、高收低抛、企业跑路等现象屡见不鲜,曾经的“蓝海”正快速转变为“红海”。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同样巨大,今年2月,“爱租”的出租率同比下降超过5%。竞争压力和疫情压力一起袭来,房屋租赁这条路,接下去该怎么走?

  “没有比租房更传统的行业,也没有比租房更需要创新的行业。尽管疫情来得猝不及防,但其实我们已经准备了后手。”“爱租”董事长王继告诉记者,深耕房屋租赁市场10余年,他洞悉行业痛点所在。

  虽然租赁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租赁方式从与房东合住为主转变为以单身公寓租住为主,但以单身人士、高校毕业生和异地工作者为主的租赁人群和短期的过渡型租住观念从未改变。因此,收租难、收缴水电费难等租赁痛点也会持续存在。王继做过这样的统计:10万名租客中,有近半租客不会自觉缴纳房租,这时候就需要业务员电线万名租客需要上门催缴,冲突的隐患恰恰隐于其中。

  所以,以长租公寓的“二房东”身份,在房屋租赁市场与其他资本竞争并不容易。但如果换一个角度,针对租赁痛点来破题呢?王继萌生了通过智能物联设备改变行业规则的想法,并于去年7月成立了浙江施王物联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物联网公司自主研发了以智能电表为载体的智能房间控制系统“智慧房东”,不仅能远程查看水电费,还能通过断电提醒租客按期缴清租金。“我只需要利用系统的财务统计功能,就可以了解水电费结算状况、出租率、空房率等,还能实时提现到自己的账户里,方便极了!”张先生告诉记者,他出租的5套房子,都安装了这个系统。

  目前,“智慧房东”已在长三角地区的10万多套租赁房铺开,其中6万多套被租赁管理同行安装在各自的租赁房内,智能电表的订单已经排到今年5月份。原先“爱租”需要配备30多位违约专员上门催缴,如今只需2人即可。

  “我想在全国的租赁房中装智慧房东,解决房东的后顾之忧。今年,我们的目标是100万套。”王继信心满满,他想借此建立一个物联网的终端入口,对接非国家电网管控的二级租房市场,以流量盈利。